网站优化

首页 - 长安指定注册 - 平台

作者:ASPKU 源码库 发布时间:2020-08-27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曾经看来与普通人毫不相干的“人肉搜索”,门槛日渐降低,似乎任何人都可以用各自的手段对任意对象进行查询挖掘,信息完善的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疫情期间的江苏常州法庭,一位女速记员因为“长得漂亮”意外走红网络,而后被人们掘地三尺挖出全部资料,包括本人和家人的身份资料、网络账号和网络言论,私生活完全泄密。
 
人肉搜索的暴力背后,更不消提及在数字经济时代的个人隐私,被不良商家视为可以倒卖的对象和牟取暴利的黑色产业早已不是什么怪事。
 
毕竟,作为现代人,想不被收集信息都难。
 
“电子商务服务收集的用户个人信息敏感程度普遍较高。”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20年3月发布的《“互联网+行业”个人信息保护研究报告(2020年)》指出,无论是通用的商品与服务,还是特别类型商品与服务,电子商务因为涉及交易和物流等必要环节,均可能需要收集“用户账户资金、交易订单、身份证件信息、家庭住址”等个人敏感信息。
 
当然,和新兴其他社会问题一样,个人隐私保护也很快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尤其是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疫情电信大数据分析模型的应用,在为智慧城市治理和抗疫带来了便利,提高了效率,改善了生活质量。
 
然而,这些技术的存在与发展依赖于大规模的详细个人数据,收集和共享这些数据的过程则引发了人们对于个人隐私泄漏的担忧。人们对于隐私的担忧首先来自于信息的不对称。
 
当下社会对于数字技术的使用让人们能够时刻都能感知到自己的数据正在被收集和使用,然而再加上技术的可解释性到人都能理解的状态,基于这样的不对称,人们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对于数据隐私的担忧。
 
“数据被黑产倒卖这种细思极恐的事,老百姓现实生活中是有切实体感的,大家都会担心自己也可能会成为被害人中的一员。这种怕成为被害者的焦虑也是大家谈论隐私的最初动因。”蚂蚁集团首席隐私官聂正军告诉放大灯团队(ID:guokr233)。
 
随着技术的发展,隐私的概念也在变化,但很多人对于隐私的认知还停留在过去、在一种非理性的阶段:比如在生活中很多人总是会把隐私和个人信息混为一谈,认为只要是我的个人信息都是我的隐私,认为当下就是“用隐私换取便利”的时代。
 
的确,生活中似乎充满着“用隐私换便利”的例子。以网约车为例,上述《“互联网+行业”个人信息保护研究报告(2020年)》中指出:
 
为满足运营网约车的基本要求,网约车在提供服务过程中需要获取个人身份以进行实名制认证和安全保护,需要获取位置以提供叫车服务,需要获取支付信息以完成订单支付。衍生出的常去地点、轨迹信息、出行偏好属于相对敏感的个人信息,且在用户使用服务过程中需要持续获取“位置”等信息以提供必要的行程计费和安全保障等基础服务。
这难道还不是用“隐私换便利”吗?刚刚出炉的《民法典》已经从法律层面回答了把这个问题:不能简单的把个人信息等同于个人隐私。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民法典》在人格权编中设“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专章强化个人隐私权的保护,并对“隐私”和“个人信息权益”进行了明确区分。
 
“《民法典》做出的区分,反映了个人信息在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上面其实是有明确价值取向的。在享受服务的过程中提供必要且合理的个人信息,和牺牲自己的隐私为代价换取服务不是一码事。”在法务合规领域积累了近20年经验的聂正军解读道。
 
那么隐私和个人信息到底有何区别和联系?“简单概括来说,《民法典》规定并不是所有的个人信息都是隐私,个人信息里面的一部分可能会是隐私;同时,也不是所有的隐私都是个人信息。”
 
聂正军指出,《民法典》中界定的的隐私由私密空间、私密活动和私密信息三部分构成,其中私密信息的部分可能跟个人信息相关;个人信息则相对广泛,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个人的身份或者反映特定个人的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都叫个人信息,比如说像电话、手机号、地理位置信息等等。
 
其中,个人信息又分为个人敏感信息和非个人敏感信息。一旦泄露就可能危害个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极易导致个人名誉、身心健康受到损害或歧视性待遇的信息叫敏感信息,而敏感信息也是最有可能和私密信息之间在某些范围里面重合的。